万物生长靠节操o_O

圈地自萌,谢谢你们,转载的文章以及图片属于原作者,我就是一个筛子。今后不想转载了(躺,想看脆皮鸭文学。

【叶中心】叶学家的修炼之路

慕瑾:


给伞的G。非常主观,如果有不符合您想法的请关闭或者温柔一点点点点地提出。不习惯打叶修个人tag,还是打all叶的tag。









与往常别无二致的,她一起床就迷迷糊糊拿起手机,时间都不是放在首位去看的,打开微博,点进关注列表,“经常访问”列表里的第一个人,那才是重点。


“哦。”她嘴里发出粘糊一声,随后手机又摔回枕头和床板的缝间,一点心疼的意思都没有,仿佛这东西已经失去了它的价值。


屏幕没有灭,微弱白光柔柔地照着她的脸,此女仿若猪猪成精,比晨【隔开】勃还定时的一想到偶像可能会更新微博就加速的心跳频率慢慢平复后,她又安详地嘟着嘴睡过去了。


屏幕上是一个人的微博界面,一个叫叶秋的大V,简介是荣耀职业选手,粉丝数过百万,但是发博数为零。


<<


有的博主痛恨僵尸粉,想要把这些不能和他互动的家伙都一个个踢走,只想追求一份纯真的被喜爱的甜美。


而粉上叶秋好几年的她有时候也会想,他们这些粉丝为什么就不会痛恨叶秋这个僵尸博主,他们难道就不想追求一份单纯的能开开心心舔偶像的甜美吗?


想必是不能的。隔壁“金钟仁今天分手了吗”的微博账号坚持打卡一年多说了四百多次的“没有”终于求来了她想要美满结局,而这头的“叶秋今天发微博了吗”坚持打卡三年,说了一千多次的没有,至今没有放弃,某种程度上比隔壁励志又心酸一点。


她一边刷牙一边想,其实这也代表我们叶秋更加坚韧不拔啊,叶秋果然是最好的。


随后漱了漱口,吐出一口满是心酸的水,拿起毛巾抹还没酝酿出来的眼泪。


到底是粉上了什么样的爱豆她才需要这样着安慰自己啊,真的太可怜了吧。


<<


她和表哥约好了今天要一起去杭州看嘉世对XX战队的比赛。XX是哪XX她一时想不起来了,光顾着抚摸自己这颗砰砰乱跳的小心脏,眼睛里放着狼光。


——又要去嘉世了。


她是人鱼公主的低配版,咸鱼公主。不知道哪里来的巫婆给她化出了一双不太好看但是肌肉健硕的腿,能助她捕捉到她心爱的男神。


“说不定这一次叶秋就露脸了!”她轻声说。


“得了吧。”表哥喊她醒醒,已经是白天了,“叶秋从出道就没露过一次脸,你说不知道论坛上的人有多脑洞大开,有上叶秋很丑不能见人的,有说叶秋是吸血鬼不能见光的,还有……”


打住。她赶紧叫停,把这个狂热叶粉一巴掌拍醒,直截了当说,那你觉得是怎么回事呢。


“嘿嘿……”二十几岁的死宅男露出咸湿的笑容,搓搓手,“我觉得叶秋肯定是个女孩子,还是那种和苏沐橙颜值不相上下的大美女,一直怕暴露身份是因为会被其他选手看不起,或者怕其他人故意谦让她让她赢……我们女神三观超正,人和身材……应该也很正……”


“妈滴。”她扶额,心说这头猪脑子里装的都是什么几把玩意儿,居然能猥琐得如此油腻,实在是叶粉中的毒瘤。


<<


比赛开始了,她和表哥穷,手还废废的抢不到好一点的票,只能坐山顶。庆幸杭州科技发达,屏幕大又清晰,这才让山顶洞人们能有机会透过男神女神英姿飒爽的帐号卡窥见男神女神们美丽的灵魂。


选手们陆陆续续出场了,现场尖叫声涨潮似的一片接一片翻涌,她坐在声浪有些遗世独立的小寂寞。


现在是第八赛季了,形式和她第一次来观看荣耀联赛时大不相同。彼时她只是个小女孩,被她那沉迷电竞但又胆子小不敢自己出远门的表哥带着到了现场看了第二赛季的总决赛。那是嘉世一家独大的时代,纵容有皇风霸图这样的强劲对手,有百花这样的黑马,有蓝雨这样不懈向前追的压迫,但嘉世依然坐牢了当时所有粉丝群体心中的第一,哪怕是深爱着其他战队的人也会不自觉地将嘉世当作最后的大boss,从他们把嘉世当作战队走向冠军的最大阻碍就可以了然。


那时候叶秋和现在一样,不出场,只让一叶之秋在大屏幕上转一圈,但那已经足够让对手的粉丝烧气怒火,更能让自家粉丝顿时信心百倍。一叶之秋的战矛所指之处灰飞烟灭,滚滚烟尘后露出的就是为嘉世铺就的胜利之路。


彼时那些粉丝的呐喊尖叫声大到她的耳膜都快被震碎,仿佛只要叶秋出现,仿佛只要叶秋在,胜利就会在。事实也和这相差不远。


现在叶秋没有变,他似乎从来没有什么改变,自她第一次见到一叶之秋并被吸引着慢慢喜欢上叶秋,到已经过去了六七年的现在,叶秋这个人本身都没有做出什么改变。


他仍坚持不出场不露面,在日趋商业化的联盟里当最引人注目的一注清流。很多人不明白为什么他不代言商品,也有人知道些内情,了解叶秋这样做是要交罚款的,但这么多年叶秋依然没有变。


“他是职业选手啊。”她望着大屏幕上出现的一叶之秋和他的对手的身影,愣愣地想,“职业选手专心于比赛有什么错,非要顺应时代学着娱乐明星那样蹦蹦跳跳吗,他们玩的是电竞不是演艺吧。”


他也仍像最开始吸引她的那样——在总决赛上居然公然撬对方的队长兼王牌的韩文清的墙角,率真又满是玩笑意味地说一句“不如转会我们嘉世,我帮你啊!”——和这次的单挑对象居然聊了起来,一边操纵着威风凛凛的斗神猥猥琐琐地在草丛里匍匐前进,一边看起来特气定神闲地敲击那个看起来还很年轻的对手:“小朋友今年几岁啊?看没看过一叶之秋打架?是不是当年看着我和韩文清打架长大的?”


现场有人无语有人鄙视,但她却噗的一下笑出声。


这就是她喜欢叶秋的地方,分明是个这么厉害这么有实力的人,有的时候说话却总有种能让人怒发冲冠的冲动。女人的直觉很奇怪,她有时候感觉叶秋率真得像个孩子,在这样严肃的比赛场上还能开开玩笑骚扰对手,隐隐的还有点可爱。


很多人喜欢叶秋是喜欢他的强大,喜欢他那种所向披靡的英勇,说到底是喜欢看打脸装逼的快感。这种喜欢就跟潮起潮落似的,气势汹汹地来,今天还高呼一辈子不脱粉,明天就死在沙滩上,化成了轻飘飘的一句叶秋老了,不禁打了。还得适当叹气一声,显得自己多怜惜一样。


她身旁的一个陌生男子大有这种气势,此时就看着叶秋和那新人纠缠,唉声叹气,说,叶秋的巅峰时代过去咯,嘉世要被他搞垮啦。


她是女生,虽然也喜欢叶秋的强大,但爱的方式却是追偶像那一套,比起他身上可以利用的价值,更加看重的是他那些藏得较深的、路人不能发现却叫爱他的人心动不已的闪光点。


“在其他战队还没有拿到三连冠之前,谁都不配说叶秋已经不行了。”她目光直视着和新人鏖战的一叶之秋,声音一点儿也不压低,铿锵有力,摆明了就是给旁边这人脸色看。


“那他倒是拿出点成绩来啊!”那人嗤笑,“你看看嘉世被他带成什么样子,团战的时候根本就不和别人配合,都一把年纪还搞独秀……”


她还没出口反驳,她表哥就拎着拳头站起来,说你妈逼啊,你拿屁眼看比赛的啊,你他妈看不出来是叶神是和苏女神配合吗,最佳拍档的配合轮得到别人插进来吗?


前边有另外一支战队的粉丝闻言骂了回去,说你这个傻缺才是不懂行吧,嘉世除了苏沐橙就他妈的没有人支援叶秋了,什么狗屁队长可以混到这种地步。


我操你妈个……


现场闹哄起来了,敌方的粉丝骂嘉世,嘉世现在粉丝分化得奇怪,有只粉队不粉人的,有支持嘉世却讨厌队长拖累战队的,有一心一意爱苏沐橙的,有喜欢刘皓的,有喜欢一叶之秋但是认为叶秋已经不能发挥它的作用的……


一片喧哗中,坚定地为叶秋说话的人的声音竟然少得让她不能听到超过五句完整的维护。


她呆呆坐在席上,眼睛盯着已经显示出叶秋拿下胜利的大屏幕,心里五分开心,五分委屈。


你看,你明明就没有下滑,可是他们连摆在面前的证据都当作看不见,非要说你不行,凭什么呀。


<<


这场比赛到底是输了。


她和表哥心里不爽,不想带着一身火气急急忙忙回家,和家里交待了一声,一起找了个旅馆住下,准备在杭州玩两天。


冬天了,似乎要下雪。她出门散步,不知不觉走到嘉世楼下。那曾经因为披盖荣耀而闪闪发光的队徽悬在头上,被雪打了一脸,竟然显出一种沧桑来。


嘉世真的会倒吗。


她思绪乱乱的,一面胡思乱想一面注意到有个人鬼鬼祟地从嘉世俱乐部另一旁走出来,乍一看气定神闲的,没想到走没两步路下了雪,这货一缩脖子,怂怂地跑进对面一家网络会所去了。


她没忍住笑出来,刚刚的郁结都散了去,融化在冰茫茫的寂静中。


是了,如果是叶秋的话,哪怕嘉世要倒了,他也能一边说着很欠揍的垃圾话,一边跟没有压力一样撑起它来,就像他一直以来所做的那样。


她对她的偶像深信不疑。


<<


那之后一天,叶秋宣布退役。


雪停了,冷清的日光刺痛人的皮肤。


<<


说不清是怎么样的一种坚信,她在声讨叶秋的浪潮中屹立不倒。


老实说她觉得叶秋不管是退役也好转会也罢哪怕是出柜她都不甚在意,她喜欢的只是叶秋一个人,叶秋的战队与她而言是可以剥离存在的,叶秋就算是跑去霸图都不影响她觉得叶秋酷爆了。


因此她能在所有人情绪激昂中冷眼旁观,注视着那些多听两句就会被带动起来的路人群众,心里暗骂你们都是猪猪。


嘉世粉骂叶秋不厚道把嘉世带得这么差了就跑,她冷笑着吃薯片,叶秋一走一叶之秋马上就被一个刚转会的孙翔接替了,谁不厚道拿屁【……】眼看都看得出,他们怎么骂得出口。


关注细节的人把嘉世团赛一些端倪挖出来,说叶秋这种没有商业价值的人想必没什么情商,不然怎么能混得他的对友都不支援他。她借了全家人的手机号注册了三个论坛号回喷,质问你们怎么能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叶神被孤立是叶神的错这和女生被强【隔开】奸了怪女生穿得少的有什么区别。


叶秋被爆出可能是网游里的君莫笑时全体叶粉狂欢,她加入了一群小姐姐的队伍,天天四处分散寻找君莫笑,心想要是能遇到那就是和偶像见面了,四舍五入等于睡过叶秋了,美满。


再后来叶秋变成了叶修,她的偶像拉扯了一支都是新人的战队,要和昔日的老东家反目成仇,老东家那头一把鼻涕一把泪,委屈得好像被抛弃的糟糠,叶修差不多是被全网黑,有人斥责他把战队搞坏了就跑,痛恨他没有良心居然还要倒打待过七八年的战队,鄙视他的不要脸,把叶修贬低成了联盟的毒瘤。


她成了粉丝群的领导者,开了七八个QQ群微博群,通宵商讨对策,而后列出了种种叶修曾经为嘉世做出的奉献,剪辑出了叶修在团队赛时被自己队友孤立的尴尬场景,又指出这么久了都是嘉世单方面的说辞,叶修什么都没有说,谁又知道真相到底是什么。


这些证据可以说服一些有理智的人,但却入不了那些自以为看透一切只管和大众一起义愤填膺的杂鱼,反过来嘲讽他们都是叶修的走狗,能喜欢叶修这样的人的本质上也是个没道德的废物。


不少昔日的朋友都在这时候坚持不住了。


其实于他们这些爱着叶修的人而言,只要叶修出来说一句话,哪怕只是轻描淡写一句清者自清,他们都能热血沸腾,再为他胖揍黑子五百年。但是叶修什么都不曾说过,一些人自己都说服不了自己,在重重的压力下,忍不住开始怀疑他们所坚守的是否真的是正确的。


她没有走,她像个大姐头一样在群里甩了句话,我一辈子相信我爱的人,不信的自己退群滚蛋。


可在电脑屏幕前,她咬着拳头,眼泪控制不住地流下来。


她想叶修到底知道吗?知道有人为了他变成了小泼妇天天和人唇枪舌战吗?知道有人这样维护他、信任他吗?他在意他的粉丝吗?


她深知自己粉的是电竞选手不是偶像明星,感谢粉丝那套她可能一辈子都见不到,但起码叶修也不消费他们,这不,连条微博都不发,舆论导向都不引导一下,简直是清新脱俗了。


这么一想她又开心起来。她想对呀,她喜欢的人是叶修,叶修是职业选手,他忠于他的职业,不因为污蔑或者骂话而分心,这才是一个电竞人的素养,随随便便下场为自己讨要公平算什么,叶修在乎这些吗?叶修在乎所谓的名声吗?


她深爱着的人,不过是一个偏执地追求着荣耀的傻瓜罢了。


<<


嘉世做过的龌蹉事都被揭发了,那些跟风黑叶修的人被打得啪啪响,她和叶粉小姐姐们视频,一群女生笑到趴在桌子上,一点形象都没有。


现在太多的明星自崩人设,一夜之间就能因为一段爆料而从大众情人变成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种种让粉丝心寒的例子摆在面前,让不少追星者都畏惧了解偶像的私生活。在这种大环境下,所爱之人清清白白实在是让人心安。


她们笑完,抬起头继续八卦,叽叽喳喳地猜测着我们叶这么man的人在平时生活中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叶修在赛场上显露出的自然是霸道强大的一面最多,但是叶修的垃圾话也被粉丝们奉为经典,很多都毒舌尖酸到观众们心惊胆战,生怕自己控制不住想上去揍他。且此人接受采访的风格也让很多围观群众捧腹大笑,避重就轻打太极开玩笑把记者带坑里的手段简直老练得不像多年不公开露面的人,这就让喜欢这个人本身的粉丝们觉得很有趣,说明他们偶像私下一定是个很会说话的人,不过待久了可能被他气死。


“我觉得他好可爱。”她感叹,“说话又可爱,脸也不错,面对栽赃陷害又淡定,真的好想知道他私下是怎么样的啊,好想多了解他。”


“其实之前有人在论坛说过,他以前有和叶修对话过,那时候叶修说了句话,他评价说一开始怎么听都不是滋味,但仔细想想又觉得似乎是这个道理,然后莫名觉得叶修很酷。”一个姑娘突然提到。


大家纷纷缠着她问起来,连是真是假都不先考虑。


“叶修说,其实他一直奋斗都是为了他的理想,为了冠军,从来都不是为了粉丝而打比赛。”那个女生轻声说。


啊…。


这话太直白,也有些伤人心,女生们都哑了片刻,似乎在努力消化。


“其实不用他说,我们也能感觉到了。”一个女孩突然笑了起来,声音很轻松,“说实话我是不相信为粉丝战斗这一套的,我相信为利益打,为梦想打,但是为了一个不想干的人奋斗,唬人呢。”


“而且很多时候粉丝才是影响选手状态的因素吧,”一个女孩附和,“有些选手为了讨粉丝欢心而一直用一种招式,没两天就被打爆了,傻不傻。哪像咱叶神,连猥琐流都可以猥琐到新高度。”


大家便又笑起来。叶修的话虽然直白又不客气,可却在理,也是很多职业选手藏着掖着不敢说的。


真正热爱荣耀的人会哪怕没有一人支撑也拨开荆棘前行,他们所追求的那份理想和任何人都无关,只是自己的执着,只是自己的坚守。


她们喜欢的叶修是个不会受荣耀以外的一切事物影响,只一心一意朝着自己的目标走去的人。这一点她们分明早就知道了,她们也更是因为这一点而愈发喜欢他,喜欢有着纯粹的热情的他。


“不过叶神还说了别的话。”挑起话题的女孩接着说。


“嗯?”她问。


“他说,虽然自己不是为了取悦任何人而比赛,但是我们的鼓励与支持,他也是真心感激的。”


女孩笑了笑:“这不就足够了吗。”


他们喜欢的人,有着不知道经历了多少训练才拥有的强大实力,有着被驱逐、被曾经最亲近的人诋毁也不因此变得软弱的个性,有着对荣耀最纯粹最炙热的追求,还有着喜欢说大实话放嘲讽的小可爱,这样一个尚未窥探到他真正生活中的面目就已经足够招人喜欢的家伙还有着一份难能的自谦,会感激于那些他叫不上名字,但却一直默默支持他的粉丝们。


这不就足够了吗?


这已经美好得让人想要落泪了。


<<


她睁开眼睛,有些迷茫地打量着周围,随后失落感填满了四肢百骸。


她拿起手机,打开微博,下意识地输入“叶修”两个字,接着这两个字的关键词是“全职高手”、“全职高手剧版”等。


她敏锐地意识到什么——她不过是做了个梦,就仿佛她被关在了一个玻璃罩子里,现在这些现实就是一把凿子,给她一下下地敲开幻想的保护层,回来直面残酷。


“什么嘛。”她无语地笑了笑,目光触及到书架上一排的书本和一堆有着叶修形象的周边,有些丧气,又有了新的感触。


她拿起手机,打开一个粉丝交流群,诚恳地说了一句,我突然意识到,叶修是个书里的角色真的太好了。


有个亲友马上福至心灵,问,是不是看到很多男神崩人设了被打击到了?说的也是嘛,粉书里的人物最好的一点不就是我们能够知道他的所有吗,我们都能知道我们所看到的他的一切都是真实的,所以才能这么喜欢他,一点不怕被打脸。


不只是这样。她笑着打字道,如果他是一个活生生的人的话,我们能看到的不就只有他牛逼哄哄的一面,谁又能了解到他对女生的绅士,知道他对后辈这么细心,切实感受到他一直以来承受的压力,发现他鲜为人知的可爱呢……哦还有,他那一杯倒的可怜酒量。


群里的大家被她启发了思路,开始就着这个想法探讨起来,猜想叶修如果真的是现实里的人物,那一切又会变成什么样。


她悄悄退了出去,起身洗涑。


<<





庆幸你是书里的人,这才让我得以窥见你全部的好。

评论

热度(3879)